• Share on Google+
是谁让理想汽车改弦易调?
admin 2020-11-16

11月1日,理想汽车CEO李想首度公开承认理想ONE底盘下摆臂存在设计缺陷,并“创造性”地使用“硬件升级”的概念来解决此事。

11月6日,理想汽车发布《致歉信》表示:将此前“升级”表述改为“召回”,并正式宣布召回2020年6月1日之前出厂的10469辆理想ONE汽车,召回更换工作预计在3个月内完成。

理想汽车从“硬件升级”变“性”为“汽车召回”,仅用 5天时间。

短短4字的改变意味着什么?

其实对理想汽车而言,尽管二者后续的处理方式都一样,但事情的结果相同,并不意味着做事情的动机也相同。

“硬件升级”意味着“锦上添花”,意味着理想ONE这辆汽车的硬件在“良心厂家”的支撑下,与时代一起进步,且朝着更安全、更耐用的方向。

“召回”则完全不同,召回制度就是针对已经流入市场的缺陷产品而建立的。所以,实施召回的前提就是,厂家已经承认产品缺陷。“召回”意味着“回炉再造”,意味着理想汽车对之前理想ONE多次发生前悬架下摆臂球头脱出(俗称“断轴”)事故的“免责”回应,都是“鬼话连篇”,因此,理想汽车至少被“打脸”10次。

是什么样神奇的力量?让理想汽车“改弦易调”,让一向自负的李想也服了一次软。

是李想时常挂在嘴上的“用户思维”吗?

理想ONE上市初期,李想自述,对用户问题TOP10颇为上心,成立专门的部门,对线上用户反馈的集中在前10名的问题,将予以高度重视,并尽可能解决问题,满足用户需求。

2020年8月29日,李想在成都“用户日”活动上,为其坚持的“增程式”技术路线正名,因而大爆粗口:让一群毫无用户思维,完全不关心用户的这帮人,天天研究技术路线,TM的什么技术路线啊?胡说八道!

李想用“负面营销”的方式,把理想汽车的“用户思维”推向了一个全新的高度。上述,去掉脏话部分,再换一个角度去理解,即为:理想汽车最关心用户,一直秉承“用户思维”造车,甚至都可以忽略技术路线的重要性。

事实果真如此吗?

这一次,我们就用李想的“矛”来攻李想的“盾”。

上文所提及的,11月6日,理想汽车发布《致歉信》内容中有一个容易被忽略,但是又很重要的时间信息,理想汽车 “宣布召回2020年6月1日之前出厂的10469辆理想ONE汽车”。

这就意味着,在理想汽车内部,实际从6月1日开始,就做出了关于前悬架下摆臂生产的技术调整,6月1日之后下线的理想ONE从理论上讲,已经解决了断轴问题,所以,召回日期才以6月1日为限。

这就纳了闷了?

从2020年6月1日理想汽车升级配件质量至11月6日理想ONE确认召回,差不多小半年的时间,理想汽车一直标榜的“用户思维”去哪里了?是拿来计算理想ONE继续断轴的次数吗?

果然,理想汽车“得偿所愿”。

8月9日,9月7日,9月12日,10月15日,理想ONE来了一个“四连跪”。

所以,理想汽车所谓的“用户思维”换不回“硬件升级”,更换不回“汽车召回”。

道德的力量叫不醒装睡的理想ONE。

是“专家”们让理想ONE走了召回路线,有人信吗?

当理想汽车自身的“用户思维”沦为笑柄之后,让理想ONE确定走召回路线的力量只能来自外部。

首先要排除用户,要知道,对用户来讲,无论是“升级”还是“召回”,其结果对他们而言,都一样。投诉无门数月之久的事情,终于得到解决,欣喜之余,自然懒得理会“升级”和“召回”之间的差异。当然,理想汽车之前也正是利用这一点来大做文字游戏。

所以说,是“专家”的力量,让理想汽车低下了“高傲”的头颅。尽管,几年来,因为诸多“伪专家”出现,让“专家”的词义,一度由“褒”演绎为“贬”。但这一次,真正的专家站在了我们一边。

11月1日,理想汽车宣布对存在安全隐患的理想ONE进行“硬件优化升级”,是通过理想汽车秋季沟通会来完成的。

彼时,一位专注于质量领域报道的资深媒体记者在发布会结束后说道:这几乎是我听过最让人生气的一场新闻发布会,我甚至都被气乐了。

这是来自“资深专业记者”的人生第一高度质疑的感受。而“资深专业记者”怎么样都得算半个专家吧。

中国质量新闻网以《理想汽车的诡辩》为题,对发布会整场内容作了报道与分析。“中国质量新闻网”的主管部门是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,正经的官媒,麾下不缺正经的质量监管专家。

这是来自“质量监管部门”的否定。“否定”背后,是诸多质量管理专家对理想汽车,目无规则,不尊重市场的“愤怒”。

 
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!
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、社群网站上,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,就可以赚点击奖金,最棒的是,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【成交奖金】
分享你的专属连结,让生活更美好!